直男怎么拍出《断背山》?李安这样回答

       李安导演,威尔史密斯主演的《双子杀手》即将于本周五在国内上映。10月15日,李安和复旦校友、复星国际董事长,同时也是《双子杀手》投资人之一的郭广昌来到复旦大学,和复旦学子举行了一场名为“双子双生,旦兮复兮”的对谈交流活动。
      既然来到了大学,李安也很自然地谈到了自己的求学经历。他坦言自己在读大学时“虚度”了很多时间,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,只要有兴趣的就去学习,是相当闲散的四年。如果能回头看,像《双子杀手》故事里那种情形,李安表示会敦促自己多勤快一点,多努力学习一点,多踏实一点。
      “大学是我做梦的开始,离开家到了台北,到了艺术学院,见到各种学艺术的人,感觉是开放的、解放的。人生不一定只是读书,按部就班地做父母和社会期待的事情,觉得自己好像走进了新的天地一样。” 对李安来说,大学是既空虚又很踏实的经验。
      郭广昌点评李安:“李安导演外表温文尔雅,其实内心躁动不安,用现在年轻人说的,就是闷骚,有着旺盛的生命力。” 
      郭广昌向李安提问,作为完全的直男,怎么能把《断背山》拍出来的?李安表示拍了很多女性电影,显然自己也不是女性,那怎么体会的?“做艺术的有一些天分吧,能利用假借、形容的方式达到真情跟写真的境界让大家能体会。”
      李安称自己一共拍过三次同性恋,“可能自己阳刚气不够,每次拍打打杀杀就不太卖座,拍阴性的、复杂的、说不清楚的,压抑的,好像观众就感同身受,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。”
      “刚开始拍电影是拍父子关系,在亚洲差不多80%都是女性观众。后来第一次直男来拍同性恋,就是《喜宴》,第一次拍不太适应,觉得有点阴阳怪气,心里折腾了好一会儿。后来太太带小孩来探班,同事还说:哎呀,怎么还有太太这个人?那时候在台湾也很不开放,有人让我别拍这个,自己心里还挺害怕。结果拍完也没事,还很卖座。”
      《断背山》拍美国西部牛仔跟李安风马牛不相关,但有一幕讲到“断背山”的时候,李安产生了一种怅然的感觉,不由得掉下眼泪。“这部小说由一个很直的女作家写出的,让自己来拍这部电影,本身也很奇妙。做艺术的人很多东西不愿意讲清楚,恍兮惚兮拍出来最好。”
      李安认为,人不能用男女、阴阳来分类,每个人的内里都有很多元素。
      西方的三幕式叙事是简化、窄化的,可以发展一个叙事线,一切为这个叙事线服务。李安表示越做电影越觉得这个世界不是这样,“它有它的复杂性,电影也不应该只是这个样子,文艺、电影、整个世界都可以更多元化。应该有很多细节可以去体会、切磋、理解。”李安坦言,不那么简化成男的、女的、直的、怪异的、不怪的,这个世界对自己来说会更理想。

   编辑:羊羊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TopOne资讯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Gina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2265535405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00,节假日休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