奥兰多布鲁姆:我想和儿子真正地相处

奥兰多布鲁姆:我想和儿子真正地相处

  时光网洛杉矶讯 从2002年到2007年大概五年的时间里,奥兰多·布鲁姆几乎无处不在:他与沃尔夫冈·彼得森、雷德利·斯科特卡梅伦·克罗等受人尊敬的顶尖导演进行了一系列合作,成功出演了《指环王》三部曲以及三部《加勒比海盗》电影。
  但是,近几年,除了在《加勒比海盗5:死无对证》中短暂地客串了一下他曾经扮演的小人物威尔·特纳,参与了几个低成本项目(与劳米·拉佩斯共同出演了惊悚片《惊天解密》和中英合拍的动作惊悚片《极致追击》)之外,布鲁姆已经淡出了人们的视线。
  不过,这种情况很快就会改变。
奥兰多布鲁姆:我想和儿子真正地相处

《狂欢命案》预告片

  当然,这位英国演员对奇幻类电影并不陌生,他曾在彼得·杰克逊《指环王》系列中饰演精灵王子莱格拉斯而一举成名。而在他最近的项目、新黑色奇幻电视连续剧《狂欢命案》中,布鲁姆饰演莱克劳福特·费洛斯特拉,或称“费洛”。

  这是一位混血人类,他肩负着调查一项谋杀悬案的任务。这部剧以费洛和他的仙女情人薇格内特·斯通莫斯(卡拉·迪瓦伊饰演)为中心,讲述了神秘生物逃离他们被战争破坏的家园,聚集在拥挤的城市里所发生的故事。这些城市就像一个文化大熔炉,充满了各种多样性带来的紧张气氛。
  该剧第一季的八集刚在几周前播出,并且已经续签了第二季。 
  不久前在洛杉矶,时光网得到了与奥兰多·布鲁姆面对面交流的机会,我们与这位42岁的演员聊了聊他在《狂欢命案》中的工作,他对于这部剧在社交网络上的评论和相关看法,他与凯蒂·派瑞的订婚,以及其他一些事情。对话摘录如下:
奥兰多布鲁姆:我想和儿子真正地相处

问:您已经从精灵变成了人类,这对您来说是降级了吗?

奥兰多·布鲁姆:(笑)对我来说,这很有趣,因为我对费洛的性格很感兴趣。他是个充满秘密的人物。他自小在孤儿院里长大,服完兵役后成为了一名警察。因此,他一生都被制度化了。
当我第一次阅读剧本时,看到这个角色我想:“哇,这真的很有趣。”当然,由于这是电视剧,它的播放时间跨度更长。我大概只读了前五集的剧本,就立刻被这个角色的潜力所吸引,并且我很高兴能与(联合编剧)特拉维斯·比彻姆一起工作,他非常出色。这个故事是他的创意,他的孩子。他有一些超赞的想法,这是一次很棒的合作。所以,实际上,虽然我现在扮演的角色是个人类,但他仍然充满秘密,对此有许多可以做的
问:您对动作片并不陌生,但您现在已经为这个角色做好身体上的准备了吗?您对工作中的这一方面感到满意吗?

奥兰多·布鲁姆:是的,费洛是个很强大的角色。他的身体非常健壮。他很有冲击力,你知道吗?这种冲击力可能很突然,从任意地方冒出来,可以令人恐惧。所以我做了很多身体上的准备。
事实上我喜欢上了公路自行车运动。我本来喜欢骑山地自行车,但是我在布拉格的时候迷上了公路自行车,这很酷因为这里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外景拍摄地。我进行了很多自行车运动,也做了很多锻炼。我还尝试合理饮食,好让自己能够胜任所有的动作戏。我们在这里拍了一些大场面动作戏。另外,如你所知,任何类型的拍摄日程表上的时间总是很紧张,因此你需要让自己身体健康,活着并保持清醒。
奥兰多布鲁姆:我想和儿子真正地相处
问:在社交网络上有很多关于此剧的评论,您的角色是那种并没有真正在社会上发声的保护者。在现实生活中,您觉得自己作为活动家,将以何种方式发声,为可能声音较弱的人说话?
奥兰多·布鲁姆:我认为难民移民危机是多年来在世界范围内持续发生的事情。这是个大问题,并不是新鲜事。然而,有趣的是,在这个特定时间,这部剧与我们今天生活的世界息息相关,它非常映照当下
电影制片厂传奇影业和亚马逊,以及特拉维斯的创作方式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所有这些都真正地直面了这一点,丝毫没有回避。我认为这需要很多信心。因为这是一个奇幻世界,并没有真实的历史,所以剧集运作人和我们作为演员参与其中,都应该承担一定的责任。
这部剧让你有机会客观地真正了解这些问题。因为拥有奇幻元素,所以你可以客观地看待问题并且选择立场。我会说,这真的是在直面恐惧。
现在人们会担心世界上存在“另一个群体”,对吗?“如果这些人来到我们的社区会发生什么?哦天哪,我们要怎么办?他们会抢走我们的一切吗?抢走我们的工作、抢走我们的钱、抢走我们的女人?谁知道呢?”(笑)
但是从移民的角度来看,这些“另一个群体”中的人,他们会期待什么?他们将如何被接收?对于他们来说,去一个新的地方会是什么样?离开一切,失去一切?这是个非常有趣的机会去探索这一切,我认为这是我非常喜欢这部剧的原因之一。
然后,如你所说,费洛是个有着不可思议的同情心的人。在第三集中,人们真的可以看到他如何被战争影响,以及这如何影响他与薇格内特的关系——对于她和她的同类(仙女)来说这是真实经历过的恐惧。所以那对我来说,是件很妙的事情。
就我的实际生活而言,多年来我一直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(UNICEF)从事相关工作,因此我曾亲眼目睹了移民难民危机的真实情况及其潜在的恐惧。想象一下如果没有家了会怎样。因此,能够在本剧中了解这些现实问题,真是令人兴奋。
问:《狂欢命案》谈到并演出了孩子与父母失散,而您提到费洛是个孤儿。您父亲在您四岁的时候去世了,这对您有何影响,您是否找到了生活中这种关系的替代品?表演可以做到吗?
奥兰多·布鲁姆:是的,我想这对开发费洛这个角色很有帮助。关于我父亲总是有一个复杂的故事,而且故事已经再现了很多次。但我认为我作为一个年轻人所做的,是去看看电影、观察生活中的人物,也许会想出一个男人应该是什么样的?因此,对于费洛,我想说,他应该也面临着类似的情况。
我认为,费洛作为一个制度化的人,他一生都在按照指示行事。但是,当我们在《狂欢命案》看到作为警察的我时,他长大了,并越过了这些界限,或称之为他成长中的牢笼。而且,我认为,作为男人,你是会成长和进步的,对吗?我们都在不同形式疗伤的旅程中——缓慢前进直至死亡。(笑)
奥兰多布鲁姆:我想和儿子真正地相处

问:您能否谈谈与卡拉一起的工作?她作为女演员和银幕伴侣是什么样的?
奥兰多·布鲁姆:她很棒。我之前对作为演员的她并不熟悉,但是我看了她的一些作品,我觉得我立刻就被她的美丽与真实所吸引。而且你可以在她在剧中的性格看到这种真实性——这对于薇格内特·斯通莫斯的角色塑造确实非常有效。她有点脾气火爆、争强好胜并且干劲十足。
我还在读剧本时,我记得他们曾说过她一直在为这个角色试镜,从那时起,我再也不能看到或想象到任何其他可以像那样工作的人。再加上她长得也有点像仙女,你知道我的意思吗?所以,我认为这对她来说是一个很好的选角,也是一个很好的角色。
问:您对爱情戏并不陌生,但实际上,《狂欢命案》中的爱情戏似乎完全不同。(笑)您有时会倒挂。你能谈谈那些吗?这些场面有多尴尬?

奥兰多·布鲁姆:非常尴尬且不同寻常。(笑)不是说不舒服和技术性的问题。你要做的是使自己变得真实可信,你在一个奇幻世界中,但同时也被悬浮在地面之上。(笑)发生的事情太多了。但是,说到底,这很奇怪。你不断想知道如何到达这一时刻,使自己感到真实,充满激情,让两人心意相通,充满爱意。
对于薇格内特和费洛来说,这是一个真正的爱情纽带。这不是一件快速或随意的事情,而是两人间真正的连接。我认为没有哪个演员会对你说:“我真的很喜欢拍爱情戏。”场面总是很尴尬,整个剧组成员都在看着你在做一些让自己感到脆弱的事情。但这需要你通过交流来解决。(笑)你只需定义那一刻的界限,并信任导演。我们为那个场景安排了一位出色的导演:安娜·佛斯特。她执导了我们那一组爱情戏,所以很好。
奥兰多布鲁姆:我想和儿子真正地相处

问:简单说说您订婚之后的生活怎么样?您与凯蒂·派瑞的家人关系如何?

奥兰多·布鲁姆:很好,谢谢。这是个大工程,我们正在建造一座可供两人居住的城堡——比喻意义上的城堡。我想我们俩都…好吧,我当然已经够成熟了,我想我们已经足够成熟又足够聪明,知道在任何关系中赔率都是一样的,对吧?因此,你必须像以前一样享受战争的破坏(笑)。我们正在这样做。这对任何人都很重要,我觉得这对我们和对其他任何人来说一样重要。我们情况不错。

问:能否举一个例子说明您认为自己从爱中学到了什么?

奥兰多布鲁姆:我想和儿子真正地相处

布鲁姆和前妻米兰达可儿的儿子“小开花”

奥兰多·布鲁姆我要说我想和儿子真正地相处。我尽量不使用电话,试图创造与他在一起的重要回忆和时刻。我努力一直这样做下去。我尝试做些小事,因为我认为所有小事都算数——比如去买冰激凌或一杯茶,做一些日常小事。

问:凯蒂呢?您与她做了什么小事?

奥兰多·布鲁姆:你知道,有很多小事情。(停顿,笑)我只是在考虑自己会陷入多大麻烦。(笑)你知道,我认为这就像每一段重要的关系。总有一些小事——是否写便条,表示感谢,使某人感到你在乎他们,看到并欣赏他们的所作所为,以使某人感到安全、踏实、心意相通。我认为这是凯蒂和我为彼此所做的。

备注:你喜欢《狂欢命案》吗?你最喜欢的奥兰多·布鲁姆作品是什么?请在下面的评论区中告诉我们你的想法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TopOne资讯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Kelly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2265535405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00,节假日休息